印兮沥沥♪

es好好好。泉真好好好。

【全员】异世界的es

异世界设定的es
先码了部分人设,以后写东西可能会经常用到,这样。

ts:
名为trickstar的梦之咲皇家学习小组自立的小队,成员四个人,在选职的分水岭各奔东西了,但关系仍然很好

游木真:半精灵,母亲是人类父亲是精灵,母亲去世后在濑名泉家里借住过一段时间,有自力更生的能力后搬出去了,曾经在一片森林里得到过某个神秘人的帮助提升自己的能力。继承了精灵好看的外貌,对灵物的感应努力以及其他【不会飞!】,在选职的时候被皇家魔法师莲巳敬人看中天赋收做徒弟,是个魔法师

衣更真绪:人类,药剂师家族的继承人,有一家酒馆,看上去是个普通的调酒师实际上是十分厉害的药剂师,在青梅竹马朔间凛月出战的时候会为他准备很多东西。在选职的时候作为战场药剂师培养

明星昴流:体内有龙的精神力的少年。像小太阳一样闪闪发光,性格活泼开朗,一直都很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经魔术师日日树涉鉴定后得知体内有上古龙的精神力。在选职的时候没找到合适的职业,全能天才。

冰鹰北斗:trickstar小分队队长,已知家庭成员是奶奶,奶奶是隐居了的炼药师,得到了奶奶的亲传也是新一代炼药师,有一家糖果店作为隐藏身份的关键。选职后为战场炼药师。

kn
是由三个已经完成选职的和两个预定选职为骑士的人组成的团体,虽然说的是看重个人利益,实际上十分团结。

濑名泉:已经完成选职一年的皇家光辉骑士团副团长,在团长莫名其妙消失的一年里带领骑士团四处征战取得胜利,有极高的威望,脾气不太好。对幼年就认识的游木真十分在意,但由于不擅长表达出来曾经产生过大误会,后解开。

朔间凛月:身世不明,小时候出现在衣更真绪家附近被误认为被抛弃了于是毛妈带回家养大了。有小道消息称他与魔王有什么关系,本人十分反感这种说法。能力很强,就是喜欢睡觉,自称是吸血鬼却只吸特定人的血,而且不会被太阳晒没。

鸣上岚:光辉骑士团的女子力担当,十分仰慕高级训练官门章程,能力很强,被称为光辉骑士团少有的正常人之一,和骑士团末子朱樱司负责骑士团的外交事务

朱樱司:皇家光辉骑士团的末子,年少有为,还没有经历选职就已经是光辉骑士团的成员了。对【皇帝】天祥院英智十分尊敬。紧张的时候容易下意识的吐几句英语。家室比较显赫,本应该是世袭的伯爵,却因某些原因执意加入了光辉骑士团

月永leo:一个很迷的骑士团团长,行踪不明,想法不明,很难看透他到底在想什么,少有的敢于皇帝对着干的人。因为不明原因消失了一年的时间。据说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奇特能力

2wink
由位于光明殿堂和魔物之森的交界处的镜像水潭幻化出来的一对双子,真正的吸天地之精华的灵物,立场不是很明确

葵日向:双子中的哥哥,比裕太早一秒幻化成人形,据说经常和弟弟出现在魔物之森,但是立场仍然不明确

葵裕太:差不多就同上了。

ra*bits
偏向于护理小队一样的存在

仁兔成鸣:已经完成选职了,拥有精神力治愈系的能力,由于这项能力会的人比较少所以被分配去指导新人。曾经隶属于【帝王】斋宫宗的vk,现于自己的后辈组了ra*bits,并担任其队长

紫之创:普通人家的孩子,因为天赋和能力问题入选皇家学习小组1-A组,有天赋学习精神力治愈,和某些地位很高的人关系很好,宇宙无敌爆炸可爱!

真白友也: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普通,在以前看到过一个看起来十分漂亮的小姐姐进入了梦之咲皇家学院于是励志要加入,结果后来发现是个……嗯:D。皇家学院演剧部成员,憧憬ts的北斗前辈。

天满光:……和官方人设几乎是一样的,我就懒得写了。

流星队
由已经选职成为光明殿堂五星之二的守沢千秋与深海奏汰找到还没选职的三个人组成了流星队。绝对正义的一方。

守沢千秋:选职后获得了神之星的获取权,红色神之星的持有者,绝对正义的存在,待人热情,对ts的昴流有点那啥。

深海奏汰:蓝色神之星的所有者,海神之子,能与大海进行交流,却意外的不会游泳,喜欢水和深海鱼一类的东西,在梦之咲皇家学院有个海生部。

高峯翠:小镇上普通的蔬菜店店主的儿子,意外的因为自身的天赋进入了皇家学院,莫名其妙的加入了流星队,被守沢千秋选做了绿色神之星的继承者,有些低气压。

仙石忍:从小在进行极为小众的忍者修行,后因为传说梦之咲有超厉害的上忍的存在,欲去拜师所以进入了梦之咲皇家学院。被选择做了黄色神之星的继承人,还没有选职,会一些忍术。

南云铁虎:有灵虎的灵力附身在身体里,反正不是什么普通人,黑色神之星的继承人,十分憧憬帝国的【将军】鬼龙红郎

以上↑

【私心打几个cp tag以后会写】

【泉真】Flower dance Ⅰ


*泉真
*偶像x花店店主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
十一月,日本陷入了一场绵绵而来的雨。
整个城市笼罩在烟雨中,如梦似幻,催人做一场美梦。
游木真趴在花店柜台上,手臂支撑着脑袋,趴在柜台上看时光流逝,圆圆的眼睛随着钟摆的晃动,左右左右左右……
现在是六点,快到打烊的时间了,游木真打起了一点精神,理了理自己已经过耳长的亚麻色头发,放下手上的工作,准备起身去关门打烊。
叮铃铃————,门口铜铃轻响。
花店的门不合时宜的被推开了,外面的天还在下雨,来人未撑伞。
那人的头发和脸庞被他身上的米灰色连帽衫的帽子给完全遮盖住了,丝毫看不见五官和头发,不过看体型还是能分辨的出是个男孩子。
游木真也不敢确定对方是来避雨的还是买花的,最近一直在下雨,买花的人很少,若是来避雨的晚打烊一会儿等雨下小了再打烊也没关系。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干嘛的,但寒暄还是必不可少的:“欢迎光临flower dance花店,请问需要什么?”
那个少年并没有回答游木真的话,只是低头固执的想处理掉粘在自己衣服上的从灌木丛穿过时粘上的乱七八糟的枝叶。
游木真看着有点想笑,花花草草什么的他最了解了,这种植物的枝叶很难弄掉,想要弄掉需要一些辅助工具的帮助。
游木真吧嗒吧嗒从柜台翻找出工具,递给那个在打理自己衣服的人:“试试这个?”
对方迟疑了一下从游木真手里接过工具,仔仔细细的把衣服上的杂草处理干净了,把工具递还给游木真。
游木真接过工具放好。对方没有回复,那多半是来避雨的,游木真这么想着,转身绕过那人,准备去把门口的一盆向日葵收进来,雨下的斜了已经拍打到向日葵的花瓣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
少年不出声响的慢步走到游木真身后,像是恶作剧一样在他耳边轻声呼到:“喂————”
游木真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打了个颤,下意识猛地一转身,却没想到身后的人居然离自己这么近,脚后跟没站稳,重心便朝后移去,眼看就要朝地面摔去,却被面前戴着连帽衫帽子的少年扶住了腰肢。
游木真这才看到对方的容貌,很好看的一张脸,很帅气,就像海洋和天空一样湛蓝的双瞳注视着自己,诶?注视着自己?
游木真意识到这个,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这是他第一次和人近距离接触而且对视时间超过五秒,而且对方还很帅气……
看到游木真双颊唰的一下就红了,少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像是恶作剧成功拿到了奖励糖果的孩子。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最后还是在游木真的提醒下少年才反应过来把游木真放开。
游木真是没有摔倒可是他的向日葵就惨了,花盆掉到地上碎了一地,本来就不怎么精神的向日葵,这下也更焉了……
游木真十分心疼的蹲在地上一片一片小心翼翼的捡起碎掉的花盆扔进垃圾桶里,那少年也蹲下和他一起捡,也许是因为意识到其中有自己的一大部分原因,中途难免不小心两人碰到指尖游木真看了对方一眼又想起刚才的那个让人尴尬场景,红着脸去捡别的碎片。
碎片收拾完毕,少年拍拍自己的手,指着地上的向日葵道:“这个向日葵我买了。”
“诶?”游木真现在才是真真正正的听清对方的声音,刚才被吓了一跳根本停不清楚,现在听清了,很好听不比某些当红的idol声音差,“你是说这个?”游木真一脸不可思议的指着地上那朵向日葵。
对方点点头。
游木真把花捡起来,给对方看已经有些焉掉的花道:“这朵向日葵已经病了,可能快死了,换一朵吧”
少年摇摇头。
游木真没办法,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不要好的要坏的,只能把花放在新花盆里收拾好,包装好,递给对方。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一边从游木真手里接过这盆都奄奄一息的花一边问道。
“游木真”
对方迟疑了一下,不知道是没听清楚还是不知道是怎么个写法,把手伸到游木真面前。
游木真用食指在对方手心慢慢写着:“ma——ko——to——游——木——真”
少年点点头,伸手把游木真耳畔边的亚麻色头发捥回他的耳后:“就叫你游君好了,刚才游君写字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游君的手很凉”少年像是有准备似的,很自然的把自己背在背上已经有些打湿的包取下来,从里面拿出一副新的手套递给游木真,“就当是对游君向日葵的赔偿。”
游木真告诉他说不用,他已经买下了向日葵根本不需要赔偿,但是对方执意要他收下,游木真没办法,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收下了。
少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帽子准备正抱着那盆向日葵再入雨中,手心却被塞了一把雨伞。
游木真正站在他身后。
游木真笑着对他挥挥手,叫他小心地滑。
还说花店里还有伞不用担心,不要淋雨生病了。
少年低头,撑着伞步入雨中,看着向日葵露出了笑意,不但得到了向日葵,还找到了“向日葵”。
tbc
——————————————
老早就想写的,大学生或者爱豆和花店店员或者老板的故事,用花语谈恋爱,感觉超美好。啊,小学生文笔别嫌弃。

【全员向】Twilight Ⅱ

twilightⅡ
*全员向
*本段cp泉真/leo司
*异能设定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的pero
*全员已毕业

————————————————
郊区一栋别墅外出现了一辆高级跑车,从跑车上下来的是一个橙色头发和一个红色头发的人。
“ Inspiration !”月永leo举起右手上的马克笔笑着熟练的从围栏翻进了眼前别墅的院子里。
而紧随其后的朱樱司有些无奈的看着leo,一边推开别墅的院门一边说到:“leader,下次请走门,不要再翻墙了。”
而先行一步的月永leo就像没听到似的,习惯性的拿起马克笔在墙上开始写写画画:“唔啾——☆有灵感了!”
朱樱司看了一眼自己家原本白白净净的因为月永leo的多次“破坏”已经变得花花绿绿的墙,很想说些什么……算了,不去管了,过段时间在让人刷一遍就好了。
朱樱司拿出笔记本电脑,放在小花园里的喝下午茶用的小茶几上,插入u盘,看了一眼显示屏上显示的knights另外三人的位置,对还在涂涂画画的leo说到:“leader,前辈们快到了,要说的重要的事是什么?”
“当然是……☆”
————————————————
待其他三人赶到时,看到的情况意外的和谐,月永leo很乖的趴在地上在铺了满地的白纸上写东西,而朱樱司已经叫人为大家准备好了下午茶的茶点。
游木真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毕竟是knights的下午茶会吧,自己插一脚好像不怎么合适。
朱樱司却事先料到了,叫人多准备了一套茶具:“游木前辈不用拘束,虽然是knights的茶会,不过也和你有一些关系。”
游木真也没多说什么,刚才在机场濑名泉还没回答完自己的话,就接到了朱樱司的电话,以至于他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不过这样也好,人更多大概可以更方便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以leader到底要说什么”
“小司司也还不知道呀”
“zzzzzzZZZZZ”
……
所有人都盯着还在涂涂画画的月永leo,在场的人只有他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要紧急集合。
“完成!”月永leo举起了他铺在地上涂涂画画的那张白纸,“名字是:一个小小的邮件”
朱樱司从月永leo手里接过纸张平铺在桌面,看上去是一个普通的画着乐谱的白纸,没什么特别的,朱樱司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打开了邮箱里一个被单独归为一列的加密邮件,把音符转变为数字输入,成功。
第一层加密破了,可哪有这么容易,破了第一层居然还有第二层,第二层的提示是一串乱/码,朱樱司不擅长这些东西,而knights的其他人也明显的表演出了不感兴趣,该睡觉的睡觉,该补妆的补妆,该干啥的干啥,朱樱司毫无头绪,自然只能把希望放在了破解出第一层密码的月永leo身上。
“灵感——飞走了”月永leo说。
这下子就比较麻烦了,解不开就不能提取这次的任务。
游木真看着朱樱司一副很纠结的样子,凑过去看了一眼显示屏,询问到:“需要我帮忙试试吗”
朱樱司也没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而且听说游木真在这一方面也挺擅长的,于是朱樱司把电脑推给游木真。
游木真看了一眼这个乱码,嗯,虽然看上去就是一串没有任何联系的字母组合起来的乱码,但仔细看再多试试说不定能发现什么,游木真深呼吸一口气开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但事情并不顺利,在试了多种解密方式仍然无果后,游木真甚至想到了黑技术,然而还是解不开,他也不知道究竟是自己能力有限还是被周围大家期待着压力有点太大了。
“对了!”游木真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还有一个解码方式,那是他和明星昴流以前开玩笑时研发出来的,只有几个人知道的解密方式,游木真就近拿起一支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然后得出一串数字。输入,破解。
“Unbelievable!”
“啊呀,真厉害呀”
“哥哥就知道游君能办到!”
“zzzzZZZZZZ”

———————
链接在评论里

【lofter发不出来,全文走链接】

【全员/泉真】Twilight Ⅰ


*全员向
*泉真/凛绪等
*私设多
*有异能
*有较多打斗
*不知道该叫什么的paro

*写在前面。
请把梦之咲当成一个军火库bushi,不是一个普通的世界,泉真已和好,已毕业设定。
————————————————
“人好多啊……”游木真看着人满为患的机场感叹着,今天是濑名泉出国进修一年后回来的日子,什么?你问我游木真怎么知道?当然是在经历了自己的手机每天收到发来的信息全是同一个人的倒计时,从一年前就开始了……游木真想不知道都难,不过既然答应了对方会来接机就一定会来的。
“游——君————♡”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是的,游木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濑名泉抱个满怀,“我好想游君———”
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游木真思考着到底是哪里呢,对了,濑名泉什么时候比自己高了?!还是说……
“死人妖给我放开游君!”还没等游木真反应过来就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旁飞过去,笔直的砸向这个濑名泉,游木真扭头一看,好家伙,两个濑名泉,虽然一模一样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身高不一样。
“啊啦,泉酱下手真狠,万一砸到人家了怎么办♫”个子高的那个“濑名泉”放开游木真,伸手稳稳接住了砸过去的东西—一盒粉饼,然后摘掉假发和变声器去掉易容露出了本来的面容。
游木真是懵的,虽然查觉到了这个人不是濑名泉,但是这也模仿得太像了吧,长相声音,说话的方式,自己都没有听出变声器的存在……
真正的濑名泉用一副【你抱了游君我要剁了你】的表情瞪着鸣上岚,鸣上岚却好像看不见似的,毫不在意的打开粉饼给自己一边补补妆一边解释道:“泉酱别生气了,人家也是为了教他提高警惕嘛,相信他也学会了,对吧。”鸣上岚用自己一惯轻快的语调说着,说完还朝游木真方向看了一眼。
这下游木真更懵了……什么提高警惕?防什么?
濑名泉白了一眼鸣上岚,然后一边从包里拿出一副织着爱心的手套给游木真戴上一边说道:“保护游君交给我就行了,游君不要在意……这么冷的天游君的手都冻红了,哥哥好心疼的……”
“不告诉他们真的好吗,就算泉酱不说,其他人也会说的吧”鸣上岚收起粉饼说到。
“那也……”

濑名泉还未把话说出来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枪炮声打断了,炮火非常密集,而目标方向正是还没反应过来的游木真,濑名泉倒是很快做出了反应,二话不说一把把游木真揽进怀里,然后就是游木真不敢相信的一幕,濑名泉伸手形成了一个防护盾挡住了枪炮,挡住了枪炮???
游木真有点茫然,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是应该在游戏里才会出现的技能吧,濑名泉怎么会,而且那些朝自己方向射过来的枪炮又是怎么回事,这里只是一个普通机场吧,难不成有恐怖分子……
“泉前辈这……”
濑名泉下意识的把怀里的游木真抱得更紧了,眼睛看着那些子弹飞出的方向大喊到:“睡间,给我出来!”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身影从柱子后走出,从不显眼的柱子后走出的正是和濑名泉与鸣上岚同队的knights的朔间凛月,朔间凛月打着哈欠好像还没睡醒的样子,手里提着一个加特林,一脸无辜的看了一眼在场的人回答到:“小濑好吵啊,我只是在帮你和眼镜君,要好好答谢我……”说完便迷迷糊糊的朝鸣上岚的方向走去靠在他肩膀上补觉。
游木真大概也知道了点什么……这一地的子弹壳和粉饼里飞出的粉还有濑名泉刚才的防护盾……
濑名泉叹了一口气,看来是瞒不住了,本来想让自己的游君好好的过普通人的生活的,没想到还是暴露了,那也就只能告诉他了。
“泉前辈,这?”
“游君,听我说,这个世界……”
tbc

————————————————
想写一种很帅的世界,写不出来有点桑心,慢慢来嘛,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这个世界观怎么说呢,大概就是魔幻风的那种世界观,我也不好形容,总之大家都会以一种帅气的方式登场的。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