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兮沥沥♪

是印兮哟!绿色是最棒的颜色!泉真和涉友很好吃,还有什么能比[年龄差]和[年上攻]更有爱吗!泉真涉友凛绪leo司零晃,还有传说中的晃真北友我也能吃!狮心lql涉英涉就算了吧……拆我好多cp呢

【泉真/传文】捡到一只猫Ⅰ

食用注意:
①cp泉真
②可能会有ooc
③挖坑就跑真刺激
④这里印兮,第一棒
   第二棒,妍妍 @BERRY&VEGE


————————————————————————

那件事是怎么发生的呢……他已经记不清了,总之他现在是和一只猫在共同生活着。





上个礼拜,作为网络小说家的游木真由于写不出什么好的故事,无奈只能变回猫身,计划着去城市里转悠一圈寻找生活中的灵感,却没想误食了有毒的小鱼干,在一个泥泞的小路口彻彻底底的昏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早已不在原地,而是被一个陌生人带到了那个人的家中。

那人有一头鼠灰色的卷发,漂亮通透如海般的蓝色眼眸和——臭得要死的脾气,当然,这些都是在游木真在他家住了一周后才观察发现的,虽然这人脾气不好,但对他却从来不曾亏待过,捡回来先是给他从里到外上上下下洗了一通,准备最高级的猫砂,小鱼干一点也不吝啬,还会提供pocky提供给他吃。

但这人对游木真越好,他的内心却越是不安,一方面是他有任务在身,不可能以猫的形态久留,一方面是他的稿子还没有写完,他必须找个机会尽快脱身回家赶稿,不然房租都交不起了。

游木真又观察了一星期的那人的生活习惯后,在一个下雨天,趁那人给他准备猫食没有注意到窗户没关紧的情况下,他小心翼翼地走到那人的脚边,蹭了蹭他的小腿,做了告别,在那人弯下身揉了揉他的毛以后,悄悄地从窗户溜了出去,结束了他为期两周的寄人篱下的宠物生活。

依靠着来时的气味,游木真很容易就找到了家的方向。

空气中蔓延着一股陈腐的气息,这也难怪,毕竟两周没有做任何打扫了,游木真毫不在意,变回人身后撑了个大大的懒腰,穿着宽松的T恤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脑继续他的写作,他文章中的主人公是以自己为原型的——一个拥有着一半高贵精灵血统和一半低贱猫妖血统的少年。

这样的身份看上去很奇怪,但是在游木真生活的那个地方,这已经是很普通的了,毕竟游木真还有一个好友是龙和勇者所孕育出的生命,比之下游木真也就不算是奇怪了。

游木真一个字一个字的敲打着,输入着以这两周自己的生活经历为素材的小说内容。

修改,

上传,

完成!

间隔两周,历时三天完成的更新成功上传,但这次的更新粉丝却反响平平,粉丝们想看到的是游木真描绘的那些在异世界精彩纷呈的景色,夺人眼球的打斗,没有什么人喜欢像这样平平淡淡的日常,粉丝们纷纷表示

“眼镜大大盛极而衰写不出什么好东西了。”

“江郎才尽了吗?”

游木真看着这些评论,内心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起伏,这毕竟是他意料之中的结果。他在动笔前也在纠结要不要把这次经历写下来,甚至已经决定了不写,但是那个人的形象在他脑海中已经开始若隐若现,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如果不把它记录下来,下一秒就会遗忘,而这是他绝对不能遗忘的。

“不能忘记的话,就记录下来”

评论对他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记录下来了,而且还有这么多人帮他一起记着,这样就够了,可就算他不在意那些评论他的编辑却还是打了电话过来,希望他能够好好审视一下自己所书写的东西。

“这样的东西没有人会喜欢的!”她是这么跟游木真说的,“你还是出去找找灵感,重新找回曾经的感觉吧。”

“又去……”


反正也没什么别的事好干,游木真叹了一口气,看了眼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在松垮的T恤外套上一件外套,拿上自己的雨伞换好鞋子,在半夜11点半出了门。

目的地是一公里外的便利店,游木真的队友衣更真绪在那里打工,每当他想不到什么好东西的时候他就会去找衣更真绪帮自己回忆一下,上次也是,只不过还没到达就……

当游木真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便利店已经关了门,只剩一盏昏黄色的灯在夜晚亮着,这也难怪,这家便利店又不是二十四小时的。

游木真收了雨伞走进便利店门外的遮雨棚,擦干了被飘雨打湿了些许的长椅,坐在上面看着越下越大的雨和街上偶尔一两个来往的人思索着什么。

当初他和他的队友一起来到这个世界是有一个任务在身,封印七宗罪的大罪之书被一个怪盗团偷走了,为了及时把它们再次封印并带回那个世界,所以他们来到了这里,而来最初来到这的时候,每个人对寻找大罪之书都有不同的想法,游木真认为网络信息灵通,也许能提供有利线索;衣更真绪相信答案存在于人们的交流之中;冰鹰北斗觉得要善于发现;明星昴流则认为人多的话找到的可能性更大;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但大家又互相尊重对方的想法,于是约定好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寻找,四个人一定要在同一个城市,互相照应。而现在四年过去了,冰鹰北斗已经封印了【傲慢】,明星昴流也找到了【贪婪】,衣更真绪也确定了【懒惰】的方向,可自己却什么线索都还没有找到,想到这里游木真不禁叹了一口气,整个人都笼罩来一种名为“自卑”的情感里。

“喵~~~~”

一声“宛转”的猫叫打破了他一个人的宁静,对,真的是“宛转”,一声猫叫里转了好几个弯的那种,在嘈杂的雨声中,猫的声音显得格外清脆悦耳,那猫轻轻的把尾巴缠上游木真的小腿,在他小腿肚温柔地蹭着,仿佛在安慰他的失落,游木真蹲下身子去摸了摸猫咪的头,猫咪乖巧的在他的掌心蹭了蹭,顺势跳上了他的膝盖,得寸进尺地往游木真脸上蹭,游木真被蹭的有些痒,心情也稍微好了些。

“你不回家吗?”他看着这只半夜三更不回家陪着自己的猫咪,突然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喵——”猫咪从游木真膝上退了下来,摇摇头。

“没有家吗?”这猫看上去保养得挺好的,怎么会没人要呢

“喵——————”

“要和我回去吗?”那就先由我先照顾它,等它真正的主人来找它吧。

游木真也不知道说这句话自己需要下多大的决心,明明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而且对养宠物也没什么经验,只对做宠物还有点经验。

他又看了一眼这只猫咪——

嗯…可能是因为自己也有一半的猫妖血统所以对猫格外亲切,而且这只灰猫看上去,和两周前救自己的人很像!

猫咪没有对游木真的邀请做出什么回应,只是迅速地又跳上了他的膝盖,这次直接舔了舔游木真的脸。

这就算同意了吧,游木真这么想着。

他抱起猫猫,撑开雨伞踏上了回家的路……

你看,启明星已经出来了哦♪
——————————————————————

“如果我没有记错,Trickstar要找的大罪之书是Knights窃取的吧?”

“是。”

“主谋…好像叫…叫什么泉?”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