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兮沥沥♪

es好好好。泉真好好好。

【泉真】Flower dance Ⅰ


*泉真
*偶像x花店店主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
十一月,日本陷入了一场绵绵而来的雨。
整个城市笼罩在烟雨中,如梦似幻,催人做一场美梦。
游木真趴在花店柜台上,手臂支撑着脑袋,趴在柜台上看时光流逝,圆圆的眼睛随着钟摆的晃动,左右左右左右……
现在是六点,快到打烊的时间了,游木真打起了一点精神,理了理自己已经过耳长的亚麻色头发,放下手上的工作,准备起身去关门打烊。
叮铃铃————,门口铜铃轻响。
花店的门不合时宜的被推开了,外面的天还在下雨,来人未撑伞。
那人的头发和脸庞被他身上的米灰色连帽衫的帽子给完全遮盖住了,丝毫看不见五官和头发,不过看体型还是能分辨的出是个男孩子。
游木真也不敢确定对方是来避雨的还是买花的,最近一直在下雨,买花的人很少,若是来避雨的晚打烊一会儿等雨下小了再打烊也没关系。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干嘛的,但寒暄还是必不可少的:“欢迎光临flower dance花店,请问需要什么?”
那个少年并没有回答游木真的话,只是低头固执的想处理掉粘在自己衣服上的从灌木丛穿过时粘上的乱七八糟的枝叶。
游木真看着有点想笑,花花草草什么的他最了解了,这种植物的枝叶很难弄掉,想要弄掉需要一些辅助工具的帮助。
游木真吧嗒吧嗒从柜台翻找出工具,递给那个在打理自己衣服的人:“试试这个?”
对方迟疑了一下从游木真手里接过工具,仔仔细细的把衣服上的杂草处理干净了,把工具递还给游木真。
游木真接过工具放好。对方没有回复,那多半是来避雨的,游木真这么想着,转身绕过那人,准备去把门口的一盆向日葵收进来,雨下的斜了已经拍打到向日葵的花瓣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
少年不出声响的慢步走到游木真身后,像是恶作剧一样在他耳边轻声呼到:“喂————”
游木真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打了个颤,下意识猛地一转身,却没想到身后的人居然离自己这么近,脚后跟没站稳,重心便朝后移去,眼看就要朝地面摔去,却被面前戴着连帽衫帽子的少年扶住了腰肢。
游木真这才看到对方的容貌,很好看的一张脸,很帅气,就像海洋和天空一样湛蓝的双瞳注视着自己,诶?注视着自己?
游木真意识到这个,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这是他第一次和人近距离接触而且对视时间超过五秒,而且对方还很帅气……
看到游木真双颊唰的一下就红了,少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像是恶作剧成功拿到了奖励糖果的孩子。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最后还是在游木真的提醒下少年才反应过来把游木真放开。
游木真是没有摔倒可是他的向日葵就惨了,花盆掉到地上碎了一地,本来就不怎么精神的向日葵,这下也更焉了……
游木真十分心疼的蹲在地上一片一片小心翼翼的捡起碎掉的花盆扔进垃圾桶里,那少年也蹲下和他一起捡,也许是因为意识到其中有自己的一大部分原因,中途难免不小心两人碰到指尖游木真看了对方一眼又想起刚才的那个让人尴尬场景,红着脸去捡别的碎片。
碎片收拾完毕,少年拍拍自己的手,指着地上的向日葵道:“这个向日葵我买了。”
“诶?”游木真现在才是真真正正的听清对方的声音,刚才被吓了一跳根本停不清楚,现在听清了,很好听不比某些当红的idol声音差,“你是说这个?”游木真一脸不可思议的指着地上那朵向日葵。
对方点点头。
游木真把花捡起来,给对方看已经有些焉掉的花道:“这朵向日葵已经病了,可能快死了,换一朵吧”
少年摇摇头。
游木真没办法,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不要好的要坏的,只能把花放在新花盆里收拾好,包装好,递给对方。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一边从游木真手里接过这盆都奄奄一息的花一边问道。
“游木真”
对方迟疑了一下,不知道是没听清楚还是不知道是怎么个写法,把手伸到游木真面前。
游木真用食指在对方手心慢慢写着:“ma——ko——to——游——木——真”
少年点点头,伸手把游木真耳畔边的亚麻色头发捥回他的耳后:“就叫你游君好了,刚才游君写字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游君的手很凉”少年像是有准备似的,很自然的把自己背在背上已经有些打湿的包取下来,从里面拿出一副新的手套递给游木真,“就当是对游君向日葵的赔偿。”
游木真告诉他说不用,他已经买下了向日葵根本不需要赔偿,但是对方执意要他收下,游木真没办法,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收下了。
少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帽子准备正抱着那盆向日葵再入雨中,手心却被塞了一把雨伞。
游木真正站在他身后。
游木真笑着对他挥挥手,叫他小心地滑。
还说花店里还有伞不用担心,不要淋雨生病了。
少年低头,撑着伞步入雨中,看着向日葵露出了笑意,不但得到了向日葵,还找到了“向日葵”。
tbc
——————————————
老早就想写的,大学生或者爱豆和花店店员或者老板的故事,用花语谈恋爱,感觉超美好。啊,小学生文笔别嫌弃。

评论(1)

热度(38)